您的位置:澳门所有游戏平台网站 > 首页 > 红楼梦里贾雨村为什么害贾家,看历史

红楼梦里贾雨村为什么害贾家,看历史

2019-11-08 06:18

贾雨村为何被革职?后来凭借什么关系又官复原职了

红楼梦里贾雨村为什么害贾家

贾雨村因贪酷徇私被革职,贾雨村在林府做黛玉的老师,黛玉的母亲去世,外婆家来接她,林如海给贾雨村写了一封推荐信,借着贾府的关系官复原职。

他是一个穷困潦倒的臭屌丝,但是他出身仕宦之家,受过良好的教育,他有思想,有抱负,有才华,他出口成章,才思敏捷。他就是贾雨村。

《红楼梦》提纲挈领式的人物,以"假语村言"提醒读者,统率全文。 贾雨村,名化,字时飞,别号雨村,故为"假语村言"。原系湖州人氏,生于仕宦人家。但到他时,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只剩下他一人。他想进京求取功名,无奈囊内空空,只得暂寄姑苏城里葫芦庙中安身,每日卖文作字为生。后因甄士隐相助,他才有钱上路,考中进士,做了知府。不久因贪酷徇私被革职,受聘至林如海家任林黛玉启蒙教师。在贾政的极力帮助下,他又官复原职,但为官不正,乱判了一起"葫芦案",后来这一案件被世人所知,因为"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

他到哪里都混得下去,到哪里都有贵人相助。而且这些贵人都很尊重他,甄士隐送他银子还还掂量再三地顾及他的自尊心。一半是因为甄士隐是个厚道仗义的人,一半是因为贾雨村的才华能打动人。后来当了林黛玉的老师,黛玉的老爸林如海主动帮助他写了介绍信给贾政,还很谦逊地表示是贾政人品不错不是纨绔子弟才推荐他去的。贾雨村可没有低姿态地求人啊。一半是林如海自己是读书人心心相惜,一半是因为他的才华或者志气打动了林如海吧。

在《红楼梦》一书中,贾雨村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人物。人们常用“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来评价《红楼梦》,而通过贾雨村这面镜子,读者可以从中照见封建社会的政治制度、司法制度及官场的阴暗险恶,人生的得失荣苦等等。在中学语文教材篇目《葫芦僧判断葫芦案》一节中,贾雨村只做了一回短暂的甚至有点被动的表演,这对于我们全面了解贾雨村其人,是远远不够的。

一到贾府,贾政连亲外甥女都没见面就马上安排了个好工作给他。而他在贾家也混得不错,贾政暴打宝玉那顿,苗头就是宝玉在他面前没有好好表现。可见,贾雨村在宝玉面前还处在上风,宝玉还得仰视他。贾政是多么在乎贾雨村,在贾政眼里,他是有为之士,是仕途上的英雄,是让贾宝玉“近朱者赤”的“朱”,他已经具有一种品牌效应了。贾雨村一直就是吊着卖,从未放下身段,而是不断吸引投资人。

在《红楼梦》的开头,作者为了增加小说的厚重感和神秘色彩,特别讲了一个近于荒诞的顽石“幻形入世”的故事,并借甄士隐之梦描绘了所谓的“太虚幻境”,并告诉读者此书是虚拟的“贾语村言”。贾雨村的姓名就隐含着这一层意思。第一回书中交代,贾雨村原先家境贫寒,是寄宿在甄士隐隔壁葫芦庙里的一个落魄书生。此人相貌魁伟,气度不凡,且出口成章,诗兴横飞,颇受甄士隐的赏识。更为重要的一点是他不甘平庸,渴望飞黄腾达。“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他于秋夜月下吟出的这两句联语,足以表明了他的志向和抱负,这也是甄士隐赏识他的原因。但那时的甄士隐还看不透他的本质,所以对他欣赏有加,并极力帮他。后来又慷慨资助他赴京应举,这才使得他能够名登金榜,穿猩袍戴乌纱,得意洋洋地做了知府。但贾雨村的本性决定他当不了一个好官,不久就因“贪酷之弊”被政敌搞掉,削职为民。后来又靠拉关系走贾政的后门,得以“起复委用”,做了应天的知府。了解了这一点,我们才能很容易的理解雨村在审理“薛蟠人命案”时的丑恶表演,从而加深对这一形象的认识。

然而,贾雨村是怎么对待这些贵人的呢?甄士隐雪中送炭地资助他,而他拍拍屁股就走人,不辞而别,让人转告说没时间面辞了。什么滴水之恩涌泉报,他才不管这一套。后来,他处理冯渊命案的时候,为了讨好薛家他并不搭救甄士隐的女儿英莲。

至于雨村的后来,按照书上第一回中的“因嫌纱帽小,致使枷锁抗”的暗示,加上后来贾府大厦已倾,失去了靠山的贾雨村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可惜后四十回的续作未能表现出来。

对小沙弥,好歹算个故人,何况为他提供八卦消息,协助他攀高枝傍大佬,可完事之后,他找个借口发配了小沙弥。

贾雨村是个利欲熏心的人,他在贫穷的日子里刻苦努力,正是为了有一天能出人投地。我们且来看看他在落魄时的一首对月咏怀诗: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晴光护玉栏。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贫寒的书生渴望一飞冲天,不甘寂寞的背后却是无穷的贪欲与野心。应该说,贾雨村是个很有才干的人,但有才无德,这就使他堕落得更为彻底。贪欲和野心,注定他不甘久居人下,也注定他不可能在污浊的官场上洁身自好。可以说,在步入官场以前,他的灵魂已经污染了。“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这副写在智通寺山门上的对联,对于那些在名利场中孜孜以求的人无异于一记当头棒喝,聪明的雨村不是读不懂,而是因为他早已利令智昏,鬼迷心窍了。在审理“葫芦案”时,雨村不是糊里糊涂,是非不分,相反,他太清楚了,明知实情却胡乱判案,这才是他的可恶处。他不是一个昏官,而是一个十足的奸官,一个阴险而狡诈的奸佞之徒。他徇私枉法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并趁机攀上贾王史薛这几棵大树,从而达到往上爬的目的。

贾家对他是一再扶持,他最后还是告发了贾家。别人都是为他垫脚的梯子,在他眼里,人尽可梯!这样说还不够贴切,应该说他就是农夫怀里的那条蛇。小沙弥做了农夫,贾政也做了农夫。他的一生就是一系列农夫和蛇的故事。

贾雨村工于心计,城府极深,同时又心狠手辣,极善做作。这在第四回里可以充分表现出来:初听苦主告状,便正言厉色要辑凶拿人,一副公正严明之态;等门子以目示意,他立刻心领神会;与门子密室商量,他故作姿态,热情之至;等计议一定,他还连说“不妥”,而真实的想法却始终藏而不露。其中的几次“笑”更是大有深意,可谓是笑里藏刀,笑里藏奸。这笑,简直就是贴在这个官场老滑头脸上的标签。

贾雨村为什么敢这么为非作歹呢?也许是因为贾雨村完全无牵无挂。他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他没有了家人的关爱,也不用对家庭负责,他无牵无挂,他没有任何羁绊,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在追求功名利禄的路上,他是真正意义上的轻装上阵,他是一个纯粹的打赤脚的,所以他不怕穿鞋的。

另一方面,他的精于算计,这是官场中必备的本领。雨村跌倒过一回,因而格外的谨慎,也格外的阴险。这在门子身上也得到了印证。雨村把出了大力的门子“寻了一个不是,远远充发了才罢”,兔死狗烹,为了保住自己的形象,牺牲一个小小的门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贾雨村在精神上也是一个无产阶级,他从葫芦庙里出发,小沙弥叫他择日再走,他说:“读书人不在黄道黑道,总以事理为要。”——这样百无禁忌的人,他没有任何精神束缚和思想包袱,他连对鬼神都没有任何敬畏之心。他彻头彻尾地无牵无挂,无拘无束。这样的人,什么事干不出?

如果说,雨村是凭自己的学识才干跻身官场,那么后来的起复委用及至在官场上的兴风作浪则完全靠他的投机钻营,下贱无耻。吃一堑,长一智。第一次跌倒,使他认识到,要想在这个互相倾轧的官场上立足,必须找到一棵可以攀附的大树。而贾王史薛就是这样的大树。他靠走贾府的后门重登仕途,趋炎附势,媚上欺下成了他在官场中的通行证。当然,不只是贾雨村,任何一个有名利之心的人若想在官场中立足,都必须丢掉人格、尊严、良心……如此,我们就不难理解雨村的前任知府为何不敢审理而雨村又徇私枉法胡乱判案了。媚上的人必然欺下,雨村讨好了四大家族,弱势的一方便成为他踩踏的对象。“八字衙门朝南开”,法律的天平总是朝着有权势的一方倾斜。

《红楼梦》提纲挈领式的人物,以"假语村言"提醒读者,统率全文。 贾雨村,名化,字时飞,别号雨村,故为"假语村言"。原系湖州人氏,生于仕宦人家。但到他时,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只剩下他一人。他想进京求取功名,无奈囊内空空,只得暂寄姑苏城里葫芦庙中安身,每日卖文作字为生。后因甄士隐相助,他才有钱上路,考中进士,做了知府。不久因贪酷徇私被革职,受聘至林如海家任林黛玉启蒙教师。在贾政的极力帮助下,他又官复原职,但为官不正,乱判了一起"葫芦案",后来这一案件被世人所知,因为"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杠"。

贾雨村虽然是一个儒士,但仁义礼信之类,在他这里都已经荡然无存了。在《红楼梦》一书里,贾雨村是个道德上的反面典型。他的自私、虚伪、贪婪、冷酷,忘恩负义,集中表现了封建官场中堕落的品格。这从《葫芦僧判断葫芦案》中也可以看出。我们知道,甄士隐是雨村的恩人。俗话说,滴水之恩,报以涌泉。雨村报恩了吗?在审理“冯渊命案”中,雨村明知英莲是昔日恩人之女,却没有伸出援助之手,甚至没有表示一点点关怀,因为此时,甄家父女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过河拆桥,转脸无情,贾雨村已经完全丧失了中国儒士最起码的良知。“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什么情呀,义呀,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也有人说,贾雨村放薛蟠一马,不是回报了贾府的援手之恩了吗?其实不然,雨村之所以不追究薛蟠,不是因为报恩,而是因为惧怕。怕什么?怕四大家族位高势大,怕自己乌纱又失,怕自己小命不保……总之,这里贾雨村只有为己的心思,全无报恩的念头。清朝的脂砚斋曾批语说贾雨村是王莽曹操一类人物,可能后来贾家败落时,他还有一番丑恶的表演,可惜曹雪芹只写了前八十回,高鹗的续作则没有这方面的体现,我们便不得而知了。

在《红楼梦》一书中,贾雨村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人物。人们常用“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来评价《红楼梦》,而通过贾雨村这面镜子,读者可以从中照见封建社会的政治制度、司法制度及官场的阴暗险恶,人生的得失荣苦等等。在中学语文教材篇目《葫芦僧判断葫芦案》一节中,贾雨村只做了一回短暂的甚至有点被动的表演,这对于我们全面了解贾雨村其人,是远远不够的。

总之,贾雨村是《红楼梦》中不可缺少的人物,一如一面镜子,透过他,我们看到了封建社会里被世俗严重污染的儒士灵魂,看到被官场熏黑的政客心灵;看到道德的沦丧,司法的腐-败;看到人情的冷暖,世态的炎凉……

在《红楼梦》的开头,作者为了增加小说的厚重感和神秘色彩,特别讲了一个近于荒诞的顽石“幻形入世”的故事,并借甄士隐之梦描绘了所谓的“太虚幻境”,并告诉读者此书是虚拟的“贾语村言”。贾雨村的姓名就隐含着这一层意思。第一回书中交代,贾雨村原先家境贫寒,是寄宿在甄士隐隔壁葫芦庙里的一个落魄书生。此人相貌魁伟,气度不凡,且出口成章,诗兴横飞,颇受甄士隐的赏识。更为重要的一点是他不甘平庸,渴望飞黄腾达。“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他于秋夜月下吟出的这两句联语,足以表明了他的志向和抱负,这也是甄士隐赏识他的原因。但那时的甄士隐还看不透他的本质,所以对他欣赏有加,并极力帮他。后来又慷慨资助他赴京应举,这才使得他能够名登金榜,穿猩袍戴乌纱,得意洋洋地做了知府。但贾雨村的本性决定他当不了一个好官,不久就因“贪酷之弊”被政敌搞掉,削职为民。后来又靠拉关系走贾政的后门,得以“起复委用”,做了应天的知府。了解了这一点,我们才能很容易的理解雨村在审理“薛蟠人命案”时的丑恶表演,从而加深对这一形象的认识。

《红楼梦》里的美男子标准,类似今天超女快男一类,脂粉气浓得化不开,都是花样男子。满眼望去,贾宝玉、秦钟、贾蓉、柳湘莲、北静王等无一例外,无怪乎“粉面珠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一类。

至于雨村的后来,按照书上第一回中的“因嫌纱帽小,致使枷锁抗”的暗示,加上后来贾府大厦已倾,失去了靠山的贾雨村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可惜后四十回的续作未能表现出来。

唯一一个生得“雄壮”的,却是贾雨村,他是“腰圆背厚,面阔口方,剑眉星目,直鼻权腮”的,这样的外貌给了贾雨村那样一个人,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在书中,也正是因为贾雨村的“相貌魁伟,言语不俗”,让他得逢甄士隐,掀开了命运的第一章。看来官员们热衷整容,早就有历史源头。

贾雨村是个利欲熏心的人,他在贫穷的日子里刻苦努力,正是为了有一天能出人投地。我们且来看看他在落魄时的一首对月咏怀诗: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晴光护玉栏。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贫寒的书生渴望一飞冲天,不甘寂寞的背后却是无穷的贪欲与野心。应该说,贾雨村是个很有才干的人,但有才无德,这就使他堕落得更为彻底。贪欲和野心,注定他不甘久居人下,也注定他不可能在污浊的官场上洁身自好。可以说,在步入官场以前,他的灵魂已经污染了。“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这副写在智通寺山门上的对联,对于那些在名利场中孜孜以求的人无异于一记当头棒喝,聪明的雨村不是读不懂,而是因为他早已利令智昏,鬼迷心窍了。在审理“葫芦案”时,雨村不是糊里糊涂,是非不分,相反,他太清楚了,明知实情却胡乱判案,这才是他的可恶处。他不是一个昏官,而是一个十足的奸官,一个阴险而狡诈的奸佞之徒。他徇私枉法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并趁机攀上贾王史薛这几棵大树,从而达到往上爬的目的。

贾雨村野心勃勃、忘恩负义、利欲熏心,有种种让人恶心的品性。但纵观全书,贾雨村这个人,却并不让人讨厌,于一些细微处,他有一些让人欣赏的地方。

贾雨村工于心计,城府极深,同时又心狠手辣,极善做作。这在第四回里可以充分表现出来:初听苦主告状,便正言厉色要辑凶拿人,一副公正严明之态;等门子以目示意,他立刻心领神会;与门子密室商量,他故作姿态,热情之至;等计议一定,他还连说“不妥”,而真实的想法却始终藏而不露。其中的几次“笑”更是大有深意,可谓是笑里藏刀,笑里藏奸。这笑,简直就是贴在这个官场老滑头脸上的标签。

比如,他是宝玉的知音。众人都笑宝玉痴傻,认为他将来定是色鬼无疑时,最早,竟是贾雨村看出了宝玉的不凡,认为他是情痴情种、逸士高人一类,将宝玉与陶潜、阮籍等一流人物相提并论。

另一方面,他的精于算计,这是官场中必备的本领。雨村跌倒过一回,因而格外的谨慎,也格外的阴险。这在门子身上也得到了印证。雨村把出了大力的门子“寻了一个不是,远远充发了才罢”,兔死狗烹,为了保住自己的形象,牺牲一个小小的门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懂得欣赏贾宝玉的那个时节,贾雨村还算是个文人,胸中有的是未释放的激-情和未施展的抱负。可惜官场从来就是隐含刀光剑影的练兵场,他带着文人的自命不凡走马上任了,结果是上任不到一年,就被上司寻了个空隙,断送了他的官场初体验。

如果说,雨村是凭自己的学识才干跻身官场,那么后来的起复委用及至在官场上的兴风作浪则完全靠他的投机钻营,下贱无耻。吃一堑,长一智。第一次跌倒,使他认识到,要想在这个互相倾轧的官场上立足,必须找到一棵可以攀附的大树。而贾王史薛就是这样的大树。他靠走贾府的后门重登仕途,趋炎附势,媚上欺下成了他在官场中的通行证。当然,不只是贾雨村,任何一个有名利之心的人若想在官场中立足,都必须丢掉人格、尊严、良心……如此,我们就不难理解雨村的前任知府为何不敢审理而雨村又徇私枉法胡乱判案了。媚上的人必然欺下,雨村讨好了四大家族,弱势的一方便成为他踩踏的对象。“八字衙门朝南开”,法律的天平总是朝着有权势的一方倾斜。

但此时的贾雨村就显出他的不凡来了,他心态良好,被革职后,竟“担风袖月,游览天下胜迹”去了。能摆出这样的姿态,相比那些位高权重时趾高气昂,失势时就落魄难堪的人来,就不难看。

贾雨村虽然是一个儒士,但仁义礼信之类,在他这里都已经荡然无存了。在《红楼梦》一书里,贾雨村是个道德上的反面典型。他的自私、虚伪、贪婪、冷酷,忘恩负义,集中表现了封建官场中堕落的品格。这从《葫芦僧判断葫芦案》中也可以看出。我们知道,甄士隐是雨村的恩人。俗话说,滴水之恩,报以涌泉。雨村报恩了吗?在审理“冯渊命案”中,雨村明知英莲是昔日恩人之女,却没有伸出援助之手,甚至没有表示一点点关怀,因为此时,甄家父女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过河拆桥,转脸无情,贾雨村已经完全丧失了中国儒士最起码的良知。“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什么情呀,义呀,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也有人说,贾雨村放薛蟠一马,不是回报了贾府的援手之恩了吗?其实不然,雨村之所以不追究薛蟠,不是因为报恩,而是因为惧怕。怕什么?怕四大家族位高势大,怕自己乌纱又失,怕自己小命不保……总之,这里贾雨村只有为己的心思,全无报恩的念头。清朝的脂砚斋曾批语说贾雨村是王莽曹操一类人物,可能后来贾家败落时,他还有一番丑恶的表演,可惜曹雪芹只写了前八十回,高鹗的续作则没有这方面的体现,我们便不得而知了。

过了一段四处漂泊、坐冷板凳的日子之后,得逢机遇贾雨村重新回到官场。这一次出场时,他面临的官司,就是那段中国读者最为熟悉的《葫芦僧判断葫芦案》。无法无天的薛大傻子为了买英莲打死人,当冯家一张状纸告到大堂上时,贾雨村正气凛然地拍案大怒。此时的他正在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热劲上,屁股还没坐稳,自然要秀一下清正廉明。况且他此刻还不知行凶者大有来头。

总之,贾雨村是《红楼梦》中不可缺少的人物,一如一面镜子,透过他,我们看到了封建社会里被世俗严重污染的儒士灵魂,看到被官场熏黑的政客心灵;看到道德的沦丧,司法的腐-败;看到人情的冷暖,世态的炎凉……

于是,那个自作聪明的门子出场了,他扯出护官符,让贾雨村知晓此地官场沟壑,还向他贡献了他不怎么高明的主意。此时的贾雨村已非当年那个愣头青,他不动声色地草菅了人命,包庇了薛蟠,向薛、贾两家送上第一份大礼,还打发了门子。

《红楼梦》里的美男子标准,类似今天超女快男一类,脂粉气浓得化不开,都是花样男子。满眼望去,贾宝玉、秦钟、贾蓉、柳湘莲、北静王等无一例外,无怪乎“粉面珠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一类。

对于这个故人,贾雨村不仅是忌惮他的“知情”,还厌恶他的一脸小人相。文人出身的官员,即便再贪赃枉法,也一定要在姿态上善于包装和行销,自我塑造玉洁冰清的清廉形象,善于说出能入语录的诱人话语。

唯一一个生得“雄壮”的,却是贾雨村,他是“腰圆背厚,面阔口方,剑眉星目,直鼻权腮”的,这样的外貌给了贾雨村那样一个人,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在书中,也正是因为贾雨村的“相貌魁伟,言语不俗”,让他得逢甄士隐,掀开了命运的第一章。看来官员们热衷整容,早就有历史源头。

如今,很多腐-败官员都善于包装,表演起情系百姓、廉洁为民来,都是演技高超的好演员。就像曾经的政坛黑马许宗衡,以掷地有声的“不飘浮、不作秀、不忽悠”、“不留败笔,不留遗憾与骂名”等慷慨激昂言论,让媒体和民众热血沸腾、耳目一新。 葫芦僧一案之后,“剑眉星目、相貌魁伟”的贾雨村向着贪官的大路昂扬进发,他的身后,有数不清的后继者,他们,或者在面貌上整了容,或者,在言行、思路上整了容,将黑暗腐化包装得看起来很美,整饬得当,才一路朝硕鼠蠹虫的贪官之路上狂奔而去。

贾雨村野心勃勃、忘恩负义、利欲熏心,有种种让人恶心的品性。但纵观全书,贾雨村这个人,却并不让人讨厌,于一些细微处,他有一些让人欣赏的地方。

《红楼梦》的开篇人物贾雨村,虽非无能之辈,但却野心勃勃,这有他的联语为证,所谓“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不过,此人仕途并不顺利,虽然靠了甄士隐的接济,考取进士,并荣任本县太爷,但因其为官“贪酷”且“恃才侮上”,很快被同僚参奏,“不上一年”即遭“革职”。此后他闻知皇上“起复旧员”,遂谋求复职。好在此行“福”不单行,官运亨通,不仅复职得酬,而且“不上二月,便选了应天府。”这段潇洒的宦海游历是如何实现的呢?建议所有的“官迷们”都认真研究一下。

比如,他是宝玉的知音。众人都笑宝玉痴傻,认为他将来定是色鬼无疑时,最早,竟是贾雨村看出了宝玉的不凡,认为他是情痴情种、逸士高人一类,将宝玉与陶潜、阮籍等一流人物相提并论。

在《红楼梦》一书中,贾雨村因了贪赃枉法,坑害百姓,寡情薄义,倾轧同僚,有用者靠前,无用者靠后,种种恶行,以致于官场颠沛,宦海沉浮。这一切都说明,尽管他见过智通寺门上的对联——“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而且也知道“这两句文虽甚浅,其意则深”,然而,欲壑无边,利锁名缰,总难得脱。不过,在为复职而钻营这件事上,似乎并非贾雨村的主动行为——先是“一案参革”的张如圭得知“起复”信息之后的“四下里寻情找门路”给他以启示,再是“最为投契”的都中旧识冷子兴的“献计出力”——令贾雨村近则“央求”林如海,远则“央烦”贾政,可以说是层层相托,环环相扣。

懂得欣赏贾宝玉的那个时节,贾雨村还算是个文人,胸中有的是未释放的激-情和未施展的抱负。可惜官场从来就是隐含刀光剑影的练兵场,他带着文人的自命不凡走马上任了,结果是上任不到一年,就被上司寻了个空隙,断送了他的官场初体验。

他是如何走通这层层关系的呢?一、贾雨村与作为皇室贵族的贾府因为一笔写不出两个“贾”字,这对于时刻以编织“关系网”为务的人,已经是一笔宝贵财富了。尽管他口头上也说“他那等荣耀,我们不便去认他”,但他是决不会放弃“若论荣国一支,却是同谱”的得天独厚的。于是,精通“厚黑学”、八竿子打不着的贾雨村,果然拿着‘宗侄’的名片,到底找到了荣国府。二、贾雨村与林黛玉毕竟有着名份上的师生之谊,这就为贾雨村“央求”林如海创造了直接前提。如果说仅仅因为东汉贾复以来“两千年前是一家”,贾雨村还不便于到贾府夤缘附会的话,如今有了林如海写的“荐书”——而这才是至关重要的“宝贝”——至于什么“德才”、“文凭”、“年龄”,如果那时也作为条件的话,那都是只供参考的指标。三、投靠上司的要领之一是投其所好。冷子兴都知道借贾雨村这大半属于伪装的“斯文之名”,何况平素“最喜读书人”的贾政了。果然他与贾雨村一见面,既是同门同宗,兼有妹丈的“条子”,当然就“优待”有加,“更又不同”了。四、还有一条,也是应当提及的。当彼之时,当官固然不需要真正的人才,但如果阁下的“自然条件”欠佳,獐头鼠目,形象猥琐,而且拙舌笨腮,没法“交待”,也至少难以得到权势者的赏识。也许正是因为贾政对贾雨村“像貌魁伟,言谈不俗”的第一印象,至于他在“本县任上”如何“贪酷”又没刻在脸上,因此,这种“先入为主”还是颇起作用的。五、官场之上,崇尚“经济政治学”或“政治经济学”有着悠久的传统,所谓“钱能买权,权能换钱”即此之义。贾雨村的请托,之于林如海或贾政,不知做过哪些“文章”,但在林如海给贾政的“荐书”中,既已明确写上了“即有所费,弟于内兄信中注明,不劳吾兄多虑”。可见,“跑官”之道,除了劳“足”之外,用“包”则是尤其少不了的。至于这“包”或这“费”用在了谁的身上,都是次要的。

但此时的贾雨村就显出他的不凡来了,他心态良好,被革职后,竟“担风袖月,游览天下胜迹”去了。能摆出这样的姿态,相比那些位高权重时趾高气昂,失势时就落魄难堪的人来,就不难看。

贾雨村的复职乃至高就,姓氏上的“同门同宗”,爱好上的“酷喜读书”,相貌上的无碍观瞻等等,都是“附件”,而要办成这样的大事,相应的“软、硬件”才是不可缺少的。从根本上说,种种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是为“软件”,而“权门欲进金作马,官场有缘钱为军”的“金钱”才是“硬件”。从他的学生林黛玉着手,到林黛玉之父——作为兰台寺大夫、钦点巡盐御史的林如海,再及林如海的内兄——荣国公之孙、现为工部员外郎的贾政,处处利用,层层请托,软硬兼施,终于使这个“贪酷”之徒步步得逞。然而,终究本性难改,刚到应天府任上,就对薛蟠打死冯公子冯渊一案,“徇情枉法,胡乱判断”,而且不忘“疾忙”修书二封讨好贾政并京营节度使王子腾,自相表功,以示报答。这就是封建官场相互利用、坑害百姓的本来面目。

过了一段四处漂泊、坐冷板凳的日子之后,得逢机遇贾雨村重新回到官场。这一次出场时,他面临的官司,就是那段中国读者最为熟悉的《葫芦僧判断葫芦案》。无法无天的薛大傻子为了买英莲打死人,当冯家一张状纸告到大堂上时,贾雨村正气凛然地拍案大怒。此时的他正在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热劲上,屁股还没坐稳,自然要秀一下清正廉明。况且他此刻还不知行凶者大有来头。

研究封建官场的运作和机制,需要身历其境的投入,才能有所收获有所体会。只有那些存在着封建官场风气的地方,只有那些存在封建官吏习气的官员,对此才能有着“心有灵犀”的理解。作为“旁观者”的“清”,毕竟极其有限,一介书生,说谙于官场游戏规则,无疑于门外谈禅。

于是,那个自作聪明的门子出场了,他扯出护官符,让贾雨村知晓此地官场沟壑,还向他贡献了他不怎么高明的主意。此时的贾雨村已非当年那个愣头青,他不动声色地草菅了人命,包庇了薛蟠,向薛、贾两家送上第一份大礼,还打发了门子。

贾雨村,凡是读过《红楼梦》的人印象都会特别深刻。因为贾雨村有几点特别突出,很值得我们去细细地琢磨。像贾珍、贾赦这些人,一出场就不是好东西,薛蟠,是吧?贾雨村可不是。我们读过《红楼梦》的人都会注意到,曹雪芹在介绍贾雨村的时候,是罕见地介绍了他的姓、名,“姓贾名化,字时飞,别号雨村”,贾雨村是他的号,后来就是以号行了,籍贯,然后他的家庭出身,他是官宦世家,但是到他的时候,早就没落了,现在的处境,现在处境怎么样呢?穷困潦倒,寄居于葫芦庙内,卖文写字为生,就是给人写个对联,代写个书信,谁家有红白喜事,需要写点什么东西,就靠这个糊口,介绍得非常详细。然后我们再看,这是作者介绍,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什么呢?曹雪芹通过甄士隐的丫鬟娇杏的目光来写出贾雨村这个人他的容貌和服饰,哎呀!贾雨村这个人长得非常漂亮,我们看--“敝巾旧服”,戴着头巾是破的,也可能有窟窿,也可能是补过的,衣服是旧的,“虽是贫窘”,就是一看那生活很贫困窘迫,“然”,但是,“生得腰圆背厚,面阔耳方”,“更兼”,再加上,“剑眉星眼”,眼睛发亮,非常有神,“直鼻权腮”,鼻梁很挺,腮帮着鼓鼓的,你看看这是中国传统文化当中大丈夫的形象。曹雪芹是很少写人容貌的,不信咱们就查查,写那么仔细。贾雨村一上场有一个非常漂亮的亮相,京剧里面有亮相,这个亮相还没完。因为只介绍了他的基本情况,这是档案上的情况和娇杏眼中的贾雨村的形象。

对于这个故人,贾雨村不仅是忌惮他的“知情”,还厌恶他的一脸小人相。文人出身的官员,即便再贪赃枉法,也一定要在姿态上善于包装和行销,自我塑造玉洁冰清的清廉形象,善于说出能入语录的诱人话语。

然后通过他的一首五言律诗“未卜三生愿”,一副对联,还有一首七言绝句,连着三首诗,写出了他的不凡抱负与过人才华,诗是张嘴就来呀!而且这两首诗,一副对联,都表现出他有不凡的抱负,虽然是个穷书生,但是志向高远,具有中国传统文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这种气概。 接着,他不是跟甄士隐谈起,甄士隐讲像您这么有才的应该是去考试,完了将来做官,为社会做点事嘛。这个时候贾雨村就说起,因为路途很远了,囊中羞涩,路费、行李这些都没钱,结果甄士隐就当场赠送他五十两银子和两套冬衣,我们知道,五十两银子是个很大的数啊,五六百两银子就可以买一个院了。甄士隐给他这么厚重的礼物,我们注意一下,曹雪芹怎么写的?贾雨村接受了这个礼物,不过“略谢一语,并不介意,仍是吃酒谈笑”。哎哟,乍一看这贾雨村太没良心了,等于现在别人当场给你十万,“略谢一语”,谢谢啊,接着还是吃酒谈笑,要是咱们想的话,怎么也应该感激涕零啊,下跪啊。不,为什么?这反映了贾雨村身上有那种中国文人的骨气,中国文人是重义轻利,不是很看重钱财,所以贾雨村他原来是这样一个人。

如今,很多腐-败官员都善于包装,表演起情系百姓、廉洁为民来,都是演技高超的好演员。就像曾经的政坛黑马许宗衡,以掷地有声的“不飘浮、不作秀、不忽悠”、“不留败笔,不留遗憾与骂名”等慷慨激昂言论,让媒体和民众热血沸腾、耳目一新。 葫芦僧一案之后,“剑眉星目、相貌魁伟”的贾雨村向着贪官的大路昂扬进发,他的身后,有数不清的后继者,他们,或者在面貌上整了容,或者,在言行、思路上整了容,将黑暗腐化包装得看起来很美,整饬得当,才一路朝硕鼠蠹虫的贪官之路上狂奔而去。

而且还有—娇杏,她不是乍一看这个贾雨村,印象挺好,然后她又回头了两次,一共看了三次,贾雨村误会了,贾雨村因为自己很落魄,在那种情况下,他有种寂寞感、孤独感,他特别需要同情,你别看他很傲气,实际上他有脆弱的一面。一个年轻书生,他也需要爱情啊!他在这儿已经落魄得,已经一两年走不了了,卖文为生,居然现在有那么一个长得挺不错的姑娘连着看了我三次,所以他认为是“巨眼英雄,风尘中的知己”,是不是?另外呢,他不是接受这个礼物吗,甄士隐当时跟他提出来说,说再过几天,大概四天吧,十九那天是黄道吉日,那天你走比较合适,结果第二天早晨一早他就走了,而且交代小和尚跟甄士隐打个招呼,他说读书人,不在黄道、黑道,你看他不迷信,不容易。在那个社会的时候的读书人不迷信可不容易,是不是,他说读书人不在黄道和黑道,总以事理为要,这个事理为要,用咱们现在的话说,就是以事业为重,事业为重。结果呢,当然考试中了进士了。结果没经过几年,贾雨村已经升为知府了,知府是从四品,司局级,现在咱们省里头是地区、地级市的市长,这说明他升得相当快,仕途比较顺利。他当了知府以后,他正好在道上见到娇杏,在轿子里面闪过一眼,他马上派人去找,正式求婚,先接来当妾,后来他夫人死了以后扶正。你看一直到这儿为止,贾雨村是读书人当中响当当的正面形象,是不是?长得很帅,有抱负,有才学,而且果然一考就中,重事业、重感情。你说这样的男人,女的肯定喜欢,男的值得学习,是不是?所以贾雨村,曹雪芹一开始给了他一个非常出色的上场和一个相当不错的中场。

《红楼梦》的开篇人物贾雨村,虽非无能之辈,但却野心勃勃,这有他的联语为证,所谓“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不过,此人仕途并不顺利,虽然靠了甄士隐的接济,考取进士,并荣任本县太爷,但因其为官“贪酷”且“恃才侮上”,很快被同僚参奏,“不上一年”即遭“革职”。此后他闻知皇上“起复旧员”,遂谋求复职。好在此行“福”不单行,官运亨通,不仅复职得酬,而且“不上二月,便选了应天府。”这段潇洒的宦海游历是如何实现的呢?建议所有的“官迷们”都认真研究一下。

我们看曹雪芹怎么写。他说贾雨村“虽然才干优长”,非常有才干。“未免有些贪酷之弊”。“未免”,怎么就“未免贪酷”?“贪”就是贪污,“酷”就是对老百姓残暴、不仁。“且”,而且。注意这个“而且”有意思,因为前面是主要的。而且,“又侍才侮上”,他仗着自己有才,张嘴就来,就是诗,就是对联,一考就是个进士,仗着自己有才,对上级不尊敬,有时候言语冒犯。“那些官员皆侧目而视”,对他都不满意。“不上一年”,不到一年。“便被上司寻了个空隙”,找了个茬,用咱们的话来说就找了个茬,找了个什么茬呢?是不是告他贪污?不是。为什么?因为那时候做官都贪,他不做了官了嘛,他做了官就不免贪酷,你也贪我也贪,我告你什么呀?总算被他上级找了个茬,寻了个空隙,“作成一本”,参他什么呢?“生情狡猾,擅篡礼仪”。头一条罪状,“生情狡猾”这个东西是空的。他乱改礼仪,这个就严重了,因为封建社会那个礼仪就表现了严格的等级,因为封建制度的基本特点就是严格的等级制度。等等。于是,“龙颜大怒,即批革职”,八个字,把这个皇帝给骂了。曹雪芹真了不起,在这儿总共只用了一百个字,就把当时的官场从贾雨村到他上司,到他的同级,一直到皇上,都给骂了。也就是说当时那个社会,当时那个社会就是我们一直到现在还是津津乐道的,康乾盛世,康乾盛世,曹雪芹早说了,那是什么盛世?那是末世。是不是?腐-败透了,只要做官就贪污,所以他做了官他就不免贪污,“未免贪酷”,就欺压老百姓,你看看《红楼梦》里头有几个好官?所以,就是像贾雨村这么优秀的读书人,在当时那样腐-败的土壤中,他也免不了受到腐蚀而变质。他之所以被革职,被他的上司参了一本,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他违反了封建社会为官之道的基本规律,也就是说,他把那个最重要的秘诀他没学到手。在封建社会做官,最重要的就是听话,听上司的话,上司喜欢你,你这个官就保得住,你就能升;不喜欢你,你就下台,你就走人,甚至坐牢。所以“未免”这两个字真是春秋笔法,力重千钧,我读第一遍第二遍的时候我都没注意。像这样的,就是用词用得非常准确、非常有分量、非常用讲究的地方,《红楼梦》里边比比皆是。

在《红楼梦》一书中,贾雨村因了贪赃枉法,坑害百姓,寡情薄义,倾轧同僚,有用者靠前,无用者靠后,种种恶行,以致于官场颠沛,宦海沉浮。这一切都说明,尽管他见过智通寺门上的对联——“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而且也知道“这两句文虽甚浅,其意则深”,然而,欲壑无边,利锁名缰,总难得脱。不过,在为复职而钻营这件事上,似乎并非贾雨村的主动行为——先是“一案参革”的张如圭得知“起复”信息之后的“四下里寻情找门路”给他以启示,再是“最为投契”的都中旧识冷子兴的“献计出力”——令贾雨村近则“央求”林如海,远则“央烦”贾政,可以说是层层相托,环环相扣。

我们现在再说贾雨村。贾雨村这时候他还没有彻底变坏,也就是说,贾雨村被腐蚀的过程并没有结束,还没有结束。他被革职了,之后他就把家眷送回老家,自己云游天下,然后到了扬州,就到了林黛玉家,当老师,成了林黛玉的启蒙老师,一个偶然机会,后来谈起,听说这个消息,林如海写了封推荐信,贾雨村就护送林黛玉进京,同时带了林如海的介绍信,找了贾政。林如海当时是巡盐御史,巡盐御史是四品官,司局级,贾政是工部员外郎,工部是管建筑管水利的,员外郎是副司长,也都是四品官,结果他们俩保举。你看这个地方写的,曹雪芹写得真好,“轻轻谋了一个副职的候缺”,很容易。按说他过去由知府革职为平民,也不重新审查审查,这人到底怎么样,是不是?官复原职。所以曹雪芹在这个地方用“轻轻”二字,把当时那个社会朝廷任命官员那个制度的腐-败,刻画得入木三分。

他是如何走通这层层关系的呢?一、贾雨村与作为皇室贵族的贾府因为一笔写不出两个“贾”字,这对于时刻以编织“关系网”为务的人,已经是一笔宝贵财富了。尽管他口头上也说“他那等荣耀,我们不便去认他”,但他是决不会放弃“若论荣国一支,却是同谱”的得天独厚的。于是,精通“厚黑学”、八竿子打不着的贾雨村,果然拿着‘宗侄’的名片,到底找到了荣国府。二、贾雨村与林黛玉毕竟有着名份上的师生之谊,这就为贾雨村“央求”林如海创造了直接前提。如果说仅仅因为东汉贾复以来“两千年前是一家”,贾雨村还不便于到贾府夤缘附会的话,如今有了林如海写的“荐书”——而这才是至关重要的“宝贝”——至于什么“德才”、“文凭”、“年龄”,如果那时也作为条件的话,那都是只供参考的指标。三、投靠上司的要领之一是投其所好。冷子兴都知道借贾雨村这大半属于伪装的“斯文之名”,何况平素“最喜读书人”的贾政了。果然他与贾雨村一见面,既是同门同宗,兼有妹丈的“条子”,当然就“优待”有加,“更又不同”了。四、还有一条,也是应当提及的。当彼之时,当官固然不需要真正的人才,但如果阁下的“自然条件”欠佳,獐头鼠目,形象猥琐,而且拙舌笨腮,没法“交待”,也至少难以得到权势者的赏识。也许正是因为贾政对贾雨村“像貌魁伟,言谈不俗”的第一印象,至于他在“本县任上”如何“贪酷”又没刻在脸上,因此,这种“先入为主”还是颇起作用的。五、官场之上,崇尚“经济政治学”或“政治经济学”有着悠久的传统,所谓“钱能买权,权能换钱”即此之义。贾雨村的请托,之于林如海或贾政,不知做过哪些“文章”,但在林如海给贾政的“荐书”中,既已明确写上了“即有所费,弟于内兄信中注明,不劳吾兄多虑”。可见,“跑官”之道,除了劳“足”之外,用“包”则是尤其少不了的。至于这“包”或这“费”用在了谁的身上,都是次要的。

贾雨村到应天府上任以后,接手的第一个案子就是冯渊的命案。曹雪芹写人物的心理活动写得非常地细致,笔墨极其简略,他就通过几个细节把贾雨村人性的蜕变过程,他的心理活动,很生动地表现出来了。当贾雨村听说冯家的仆人说告了一年的状,竟无人做主的时候,他不禁大怒,拿起那个签就要发签拿人,要抓凶手,结果旁边一个门子,使个眼色,嗯一下,贾雨村马上就宣布退堂,我们看,曹雪芹写的是:

贾雨村的复职乃至高就,姓氏上的“同门同宗”,爱好上的“酷喜读书”,相貌上的无碍观瞻等等,都是“附件”,而要办成这样的大事,相应的“软、硬件”才是不可缺少的。从根本上说,种种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是为“软件”,而“权门欲进金作马,官场有缘钱为军”的“金钱”才是“硬件”。从他的学生林黛玉着手,到林黛玉之父——作为兰台寺大夫、钦点巡盐御史的林如海,再及林如海的内兄——荣国公之孙、现为工部员外郎的贾政,处处利用,层层请托,软硬兼施,终于使这个“贪酷”之徒步步得逞。然而,终究本性难改,刚到应天府任上,就对薛蟠打死冯公子冯渊一案,“徇情枉法,胡乱判断”,而且不忘“疾忙”修书二封讨好贾政并京营节度使王子腾,自相表功,以示报答。这就是封建官场相互利用、坑害百姓的本来面目。

“雨村心下甚为疑怪,只得停了手,即时退堂,至密室,侍从皆退去,只留门子服侍。”

研究封建官场的运作和机制,需要身历其境的投入,才能有所收获有所体会。只有那些存在着封建官场风气的地方,只有那些存在封建官吏习气的官员,对此才能有着“心有灵犀”的理解。作为“旁观者”的“清”,毕竟极其有限,一介书生,说谙于官场游戏规则,无疑于门外谈禅。

我们知道门子是个最普通的衙役、一个差役,地位他是最低的,怎么这个门子使个眼色,哼了一下以后,他马上就会,就只能停了手啊?这说明贾雨村确实是接受了经验教训了。他上回当知府的时候,吃的亏就是因为没有伺候好上司,在官场里边听上司的话是最重要的。这个门子本人虽然地位很低,但是他既然敢在堂堂知府大堂之上,给我使眼色,此人必有来历,他不是有过硬的后台,就是他肯定掌握很重要的信息,他怕我这个新上任的知府吃亏。所以贾雨村他是接受上回的教训,不仅不能得罪上司,官场里面有些各色人等,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得着。果然,这个门子拿出了护官符,下面当然了就是这个葫芦案了。到这个时候,贾雨村这个人性的蜕变,由一个非常优秀的好男人向一个无恶不作的坏男人的蜕变,就彻底完成了。

说到贾雨村,我们先来看《红楼梦》中的两段文字:

贾雨村这个人他的一生非常典型地反映了某些读书人的一个完整的经历,这个经历呢,就是苦读、赶考、高中、为官、革职、复出、高升,最后枷锁扛、获罪,就是一个读书人,做了官,最后获罪,属于这种类型的一个完整的过程,在贾雨村身上体现出来了。这个过程大体上可以分为两个阶段,转折点就是贾雨村为官,就是他中了进士以后做官那个时期,在这个时候一个本来非常优秀的,才华出众,胸怀大志,颇有骨气,本来完全可以为社会、为百姓做一些好事的这么一个大丈夫,在肮脏的官场当中逐渐地被腐蚀,终于成了一个社会的祸害,成为一个徇私枉法、人性泯灭、恩将仇报的大坏蛋。

一、“这士隐正痴想,忽见隔壁葫芦庙内寄居的一个穷儒——姓贾名化,表字时飞,别号雨村者走了出来。这贾雨村原系胡州人氏,也是诗书仕宦之族,因他生于末世,父母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只剩得他一身一口,在家乡无益。因进京求取功名,再整基业。自前岁来此,又淹蹇住了,暂寄庙中安身,每日卖字作文为生,故士隐常与他交接。”

从贾雨村的描写,我们或许可以看出作者的一点透彻心,和一点悲叹心。

二、“那甄家丫鬟撷了花,方欲走时,猛抬头见窗外有人,敝巾旧服,虽是贫窘,然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权腮。” 于是我们便知作者将假话、等等不真实的虚幻隐蔽在了这个人物的身上。

在《红楼梦》中,贾雨村是二个着墨不多的人物,但他在全书的整体结构中却是一个穿线人物,其作用是不可忽视的。贾雨村是与另一个穿线人物甄士隐捉对儿出现的。小说开头写道:“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云云。… … 又何妨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亦可使闺阁昭传… … 故日贾雨村云云。”曹雪芹写的整部小说都自命为假语村言,更足见贾雨村这个人物非同小可。真事既已隐去了,我们看到的便通是假语村言了。于是在小说中我们也便看到,第二回以后甄士隐这个人物不复出现,而贾雨村则往往出现在许多重大转折中。

“敝巾旧服”、“腰圆背厚,面阔耳方”、“剑眉星眼”、“直鼻权腮”,简单几个词,一个帅气英俊却又穷困的书生形象便一跃纸上。其实不止如此,如果读红楼读得细,你就会发觉,曹雪芹在介绍贾雨村这个人物时更为详细一些。不仅连他的相貌、衣着、地位、出身、背景、经济现状、生存方式有所介绍,更将他的理想与抱负也有所交待——进京求取功名,再整基业!

与甄士隐、贾雨村同时出场的另两个穿线人物癞头和尚、跋足道人,在《红楼梦》这部小说情节发展中也是不可少的;但他们近乎神话人物,只在解决非现实的矛盾中方得出现,例如宝玉中魔及宝玉失玉等情节。一僧一道虽然也兆示着贾府这个大家族的命运,但他们只代表着作者暗中对世人的警示。而在现实中直接涉入了贾府的矛盾而且在其中起着推波逐澜的作用,又同时反映着世俗中一种势力小人心态的,则莫过于这个作者着笔不多却给人印象十分深刻的贾雨村了。 贾雨村这个人物一出现,就给人一副权奸之相:“… … 猛抬头见窗内有,人,敝巾旧服,虽是贫窘,然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姗星眼,直鼻权腮。”这是一个落泊书生形象,然而又颇不甘久居人下,好像日后必有一番大作为,脂评批道:是莽、操遗容。看来批得是切当的。此人性格豪爽,有时举止不同凡俗,但却藏着,一颗寻找机会飞黄腾达的心思。因兼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正是此类人物的心灵写照。这是个仕宦人物的缩影,是当时社会中热心于功名利禄之辈的一个活生生典型。在他的身上,有着一股难闻的市侩之气。他浑身散发着一种令人恶心的臭味,却又以读书上进的外表伪装着;他有一颗为追求利欲不顾一切的肮脏心灵,却又时时把自己打扮成正人君子。这样一个人物,正是作者极端僧恶的,而在《红楼梦》小说中,他又恰好是主人公贾宝玉与之南辕北辙的一个典型。第三十二回中写道:“正说着,有人来域说:‘兴隆街的大爷来了,老爷叫二爷去。’宝玉听了,便知是贾雨村来了,心中好不自在。”后来史湘云劝他“也该常常的会会这些为官做宰的人们,谈谈讲讲些仕途经济学问”,当下被贾宝玉不了逐客令,而且被他骂为说“混帐话”。贾宝玉之所以鄙弃功名,也在于池对贾雨村之流的深恶痛绝。由此我们又看到,贾雨村这个人物正是作为贾宝玉的一个绝对反衬角色来写的。贾宝玉之所以不愿以八股取仕而走一条官宦之路,正是不愿使自己变成一个没有心肝的贾雨村。无论从全书结构,还是表达主题,贾雨村这个人物都不可小看。他不仅以其生动独特的面目给人以极深的印象,以其典型性在小说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而在情节发展中,他又是一个极重要的穿线人物,使其不可或缺。

之后,曹公便开始刻画雨村的性格:

例如《红楼梦》中的主要人物及一些重要情节发展,都与这个人物的出现有关‘贾宝玉之出生入世,依神话是一僧一道将其推入红尘而来,但他的正式与读者见面,虽出自冷子兴的口中:“不想后来又生一位公子,说来更奇,一落胎胞,嘴里便衔下一块五彩晶莹的玉来,上面还有许多字迹,就取名叫做宝玉。”但第一个对贾宝玉作出非同一般认识的,则是贾雨村一大段正邪二赋之论。尔后,恰恰另两个主人公林黛玉与薛宝钗她们之来到贾府,又与贾雨村有关。那个无法无天的呆霸王薛蟠,就更不用说了。贾雨村确实像个魔鬼的影子,总跟在贾府的身后,他时隐时现,而在他的发迹中,又总给一些人带来厄运。无论对于贾宝玉或者整个贾府,他都永远像一颗灾星,令人慌忙躲避而不及。对于贾宝玉来说,他成了一块辨别取舍的试金石,以林黛玉从不说叫他亲近贾雨村的混帐话,而视为知己。对于贾府来说,则贾雨村成为一个世态炎凉的镜子。贾雨村与贾赦害石呆子,埋藏了贾府日后之祸,起一种在贾府腐-败中推波助澜的作用,而当贾府被抄之日,他又狠狠踢一脚,落井下石,露出了一幅十足的市侩小人的嘴脸。这便是作者给我们描绘的小人贾雨村.而从此,贾雨村便成了待价而沽、奸诈取巧、利欲薰心、趋炎附势、见利忘义、恩将仇报的代称.当然,贾雨村的形象是复杂的,他一开始似乎还不是那么坏,所以有人曾探讨过这个人物的思想变化过程,这是有意义的,但同时,作者精心设计这样一个全书的穿线人物,其用意是很深的。

一、雨村于甄家巧遇了丫鬟娇杏,又兼娇杏频频回首,便自为心中有意与他,写出一首诗:

贾雨村在《红楼梦》一书中,是出现最早的人物,也是坚持到全书结局的人物。贾雨村,名化,表字时飞,别号雨村。“这贾雨村原系胡州人氏,也是诗书仕宦之族,因他生于末世,父母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只剩得他一身一口,在家乡无益,因进京求取功名,再整基业。自前岁来此,又淹蹇住了,暂寄庙中安身,每日卖字作文为生。”有关姓名字号的来历,脂砚斋批语中点出实为:“假话”、“实非”、“雨村者,村言粗语也。言以村粗之言演出一段假话也。”

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

在各回目标题中出现贾雨村的有:

闲来时敛额,行去几回头,

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自顾风前影,谁堪月下俦?

略述了雨村的出身,寄身葫芦庙的境遇及怀才不遇的心情,提到他在甄士隐家看上了甄家丫环娇杏一事。

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

第三回 托内兄如海荐西宾 接外孙贾母惜孤女

又高吟一联:“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

记述雨村作为黛玉的老师被林如海推荐给贾政认识。

由此可知贾雨村是极具过人的才华又极有不凡抱负的一个人。

各回目标题中出现与贾雨村相关的有:

你瞧,他自己不也说了么:“非晚生酒后狂言,若论时尚之学,晚生也或可去充数沽名。”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果然,在受了甄士隐的资助后,雨村于明岁春闱大比时展露了头脚、显露出才华,会了进士,选入外班,升了本府知县。

雨村进京赶考高中,补为知县,娶了娇杏。后来因贪酷获罪,被贬为布衣,期间到各自游历。在甄家及林如海家做了私塾老师。偶遇冷子兴,引出荣国府。

此一、曹公所写便是雨村的“才”。

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判断葫芦案

二、书中写雨村受了甄士隐的五十两白银,并两套冬衣之后“不过略谢一语,并不介意,仍是吃酒谈笑。”又,甄士隐向雨村道:“十九日乃黄道吉日,兄可即买舟西上……”而雨村向葫芦庙内的和尚道“读书人不在黄道黑道,总以事理为要,不及面辞了。”而于第二日的五鼓踏上征途了。

贾雨村作为金陵府尹断薛蟠杀人一案。

五鼓,即五更。我国古代从黄昏到拂晓一夜间分为五更,即一更、二更、三更、四更、五更。晚19∶00—21∶00为一更,21∶00—23∶00为二更,23∶00一1∶00为三更,1∶00—3∶00为四更,3∶00—5∶00为五更。

前五回是整部小说的总纲,其中四回提到雨村,说明其线索人物的作用。

不过略谢一语与五鼓进京,又可看出雨村此时的为人并不惯于虚情假意与急迫赴试的心情。五十两白银,我们试想,在当初社会,一个小姐每月的生活费仅二两(第五十六回,敏探春兴利除宿弊中提“我们一月有二两月钱外,丫头们又另有月钱)五十两白银,又将是多大一笔财富!若换一善于此术、工于心计之人,势必对此将有一番惺惺做态的感言兼背躬曲膝的叩谢。

在高鹗续书的四十回中,也有两回的回目标题中提到雨村:

此二、曹公所写便是雨村的“真”。

第一百零三回 施毒计金桂自-焚身 昧真禅雨村空遇旧

三、雨村自大考封官之后,于甄士隐的岳父封肃家门前过,再次巧遇娇杏。此处曹公写的蛮有意思,原文录下:“众人都说新太爷到任,丫鬟于是隐在门内看时……” 贾雨村看到了“隐”在门内的丫鬟。只一个“隐”字,便叫读者浮想连翩!我们试想,新太爷上任,任谁都应是轩昂气宇,耀武扬威两眼紧盯着前路。“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遍长安花”,说得便就是金榜及第的才子们喜悦与粗犷的心情,又岂肯认真看街市两边的人家门户?既看了人家门户,又可能刚巧走到封家便望了一眼吗?可见雨村必是坐在轿中东张西望的。那又为何要东张西望呢?

第一百二十回 甄士隐详说太虚情 贾雨村归结红楼梦

书中的甄士隐说过“待雄飞高举,明冬再晤。”可见雨村归来的日期是冬日。而士隐随僧人而去之时,是在当年仲秋火起事件之后的二三年。书中写:“勉强支持了一二年,越觉穷了下去。”我们先假想,是不是因为这样呢?雨村于第二年冬返回甄士隐处,满目所见甄家已是火灭后的苍凉与荒废。于是士隐打听邻居街坊,得知士隐已来到了如州,又刚巧自己官封此处,于是趁这走马上任从街前经过之时,瞧一瞧有没有巧遇恩人的可能呢?

这两回中,都是贾雨村遇到甄士隐,前一回还在为官,后一回已经解官为民。虽然此二回不足为据,但在篇末有段话倒是讲出些道理:“既是假语村言,但无鲁鱼亥豕以及背谬矛盾之处,乐得与二三同志,酒余饭饱,雨夕灯窗之下,同消寂寞,又不必大人先生品题传世,似你这样寻根问底,便是刻舟求剑,胶柱鼓瑟了。”此处倒也点出了雨村在整部小说中的作用。

所此之外,估计再找不出来贾雨村能看到“隐”在门内的娇杏最好的解释了!

说到贾雨村,我们先来看《红楼梦》中的两段文字:

且先不管雨村是不是有意寻找恩人,我们再看雨村之后的表现,原文录下:

一、“这士隐正痴想,忽见隔壁葫芦庙内寄居的一个穷儒——姓贾名化,表字时飞,别号雨村者走了出来。这贾雨村原系胡州人氏,也是诗书仕宦之族,因他生于末世,父母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只剩得他一身一口,在家乡无益。因进京求取功名,再整基业。自前岁来此,又淹蹇住了,暂寄庙中安身,每日卖字作文为生,故士隐常与他交接。”

“我一一将原故回明,那太爷倒伤感叹息了一回,又问外孙女儿,我说看灯丢了。太爷说‘不妨,我自使番役务必探访回来。’”又“至次日,早有雨村遣人送了两封银子、四匹锦锻,答谢甄家娘子,又寄一封密书与封肃,转托问甄家娘子要那娇杏做二房。“乃封百金赠封肃,外谢甄家娘子许多物事。”

本文由澳门所有游戏平台网站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红楼梦里贾雨村为什么害贾家,看历史

关键词: